首页 >时尚

梦醒起身见泪痕7z

2019-06-09 05:36:39 | 来源: 时尚

题记:爱情那来那么多浪漫?那来那么多刻骨铭心?在真实的世界里,只能感受到真实的爱。我写的,只是那般真实的爱恋。  【一】  有人说秋天是个健忘的季节,而且不知谁定义的说,秋天是个分手的季节。黄叶飘下,流水潺潺,如果此景又是发生在傍晚服,而是束缚。不愿与他接近。父母没办法,儿子大了和长大的狮狼一样,放出去就别想着继续管着他的起居。  一天天的过,一天天的平淡,如果不看他甚至会觉着这个世界是不是停滞了?百无聊赖的人会感觉世界辜负了作为人类载体的价值,恨不能天天火山灰、沙尘暴。天木就这想法,他想自己开着自己那辆赞了两年钱买来的二手思域像《2012》一样载着家人逃难,可是与之相比,他所缺少的是一个妻子,准确的说是前妻,以及一个情敌。有时候你不得不承认,在死亡面前,人心竟然能容得下过去想千刀万剐的情敌。  挨到下班,打卡走人。等了若干个红绿灯和点了几十次刹车,天木回来了。回到那个百十平米的监狱,他这样比喻自己的房子,除了出入比较方便,其他与监狱无他。今天门口的信筒竟然多了一份信件。天木盘算,没到月末怎么会送来吹款单?难道是上个月的?打开之后,展了五六次才彻底展平信纸,信纸头上画着的喜洋洋和灰太狼证明这不是吹款单。他扫视行字,呆住了,准备锁车的他练遥控器都没再按下去,信头的昵称,已经两年没人那么用过了,而两年之前,也仅仅一个人用。他看不下下面的文字,虽然是黑字,但是好像突然泛白,无力的落在打着横格的信纸上。再一次泛起来的,他不能形容,多少有点欢快,多少有点痛心,多少有点,五味杂成。  天木坐到沙发上,像软泥一样。开瓶可乐,提了提神他跑到电脑前,想在那几个群里找到已被删除了好友的蓉艳。甚至连开心都打开,想用下高级搜索。但鼠标和键盘似乎被封闭起来,他始终没按下去。期间几个单位同事约他出去喝一杯,可收到信的他一概拒绝。他所纠结的是,该不该再次翻开这封尘封已久的装满回忆的瓶子。他不知道为什么这是蓉艳会时隔两年再来找他,也不知道这封信是什么意思。可是,几行字和那个昵称让他的死灰里隐约出现火星。  响了,打断了他的思考,他接看了下上的电子钟,11:48了。那头没有“喂”而是直接的一阵坏笑,笑的差点把听筒变成吹风机。天木把听筒拿开耳朵,等着那边那个人正常了再听他说话。终于,那边的人不再笑,只是问,信收到了吗?这人是刚刚约他喝酒的同事。天木晕晕乎乎的想把信和这个说话的同事联系起来,但是不能,同事继续说:“哥们,别抑郁了,出来喝杯吧,那只是玩笑,让你过个开心的4.1”。  天木生气的摔了,摔得稀巴烂。没想到这些仅是这群无聊的人的一个玩笑。但是那个变形的再次响起了铃声,天木呆呆着不想接,不想听那群人解释。可是一直响,一直响,三分钟了都没有停。他终于忍受不了,抓起那个听筒,大声咆哮,谁啊你!再玩我宰了你!呼呼作响,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是我,我是蓉艳……  “轰”一声,天木蹬倒了床头的闹钟,他急速的起身,听着那边掉地的闹钟不停的作响,摸着自己头上淋漓的汗水,他的枕头上湿了一块,是泪?还是汗?这,只是一个梦。

高血脂
镰刀菌病
乐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