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颜强中韩战胜利冲刷掉球迷心酸球场应是公众森

2019-02-02 01:41:31

  去往高铁站的路上,我问我的同学:“安保有什么状况吗?”他摇了摇头。

  什么事他说:“我在看风景都没出,一切安稳。

  中央有领导来坐镇,看到了想看到的一切。

  平安是福。

  长沙那场比赛,观众三万许,警力一万上下。

  这就是万无一失。

  街头巷尾,关于中韩之战的警力和安保话题,说得真多,不过这样的胜利过后,大家都不会再去回想球场里有多少特警、球票和身份证必须同时出示等细节。

  为了保证秩序,这些都可以接受。

  我的初中死党,就是这场比赛的警力组成之一,他淡然的态度,都懒得回顾。

  他的任务完成了,比赛结果也超乎大家想象的好。

  所以一切都是完美的。

  我知道还是有不少黄牛爆炒票价的丑恶,更有球迷给我私信,讲述积蓄多时、从北京赶到长沙,花了两千多块钱买的却是假票,在贺龙球场门口被阻拦,终在小客栈看完下半场的经历。

  他说他无怨无悔,我只能叹息。

  完美的背后,总有各种不完美,一场胜利,冲刷掉了多少球迷的辛酸。

  从这个高铁站到那个高铁站,红的砖,灰的墙,偶尔有些碧瓦,灰褐色混凝土路面。

  哪里都是相似的,就像胜利之后,球迷的心情都应该是相似的。

  就像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

  然而每个人的感受都会各不相同,因为每个人的际遇都会独特。

  伊朗阿萨迪球场的十万人鼓噪,有多么可怕。

  有幸去到那个球场观战的球迷,又会有多么可贵的足球经历。

  中韩之战的警力安排,1:3的配比,这个比例实在有些吓人了。

  维稳怕出事,这种心态完全可以理解,在各种球场游历,几乎每场比赛,都会见到一些情绪过于激动,乃至行迹可疑的人。

  和韩国的比赛,恰好发生在特殊的政治背景下,但这样的防范,到底是为什么,好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防来防去,防的还都是自己人——贺龙体育场,只有不到两百名韩国球迷。

  据说有很多韩国球迷申请签证,终没能成行。

  这样的防范,显然不是为了防客队球迷闹事。

  “担心输球闹事,担心街头会出现骚乱行为,担心⋯⋯”这是防患于未然的行为,中央领导重视,更不能出错,没什么不能理解。

  万一,万一出现怎样的群体事件,谁能应对?我不可能有任何答案,身边的同行,基本上都是围绕体育说体育,偶有几句愤世嫉俗,却也触及不到更广的层面。

  这就像乔纳桑·拉班在《柔软的城市》里,对城市文明的深深厌倦。

  都觉得不应该这样,但都不知道应该怎样。

  球场本来是一个开放的、公众欢庆的场所,一如城市的建造,从开始防范敌袭的堡垒,而演变成现代文明的聚合地一样。

  可是当真正的欢庆与聚合到来时,我们又要在这样的场所周边,修筑起各种有形无形的高墙。

  这些阻隔,或者是一张可能是造假的球票,可能是让你寸步难行的安检通道,可能是一簿户口、一纸签证。

  我们本来为消除差别、融入社群而来,可秩序又让我们对号入座、以价格以关系以社会定位,分化出三六九等。

  至少在球场里,我们相对是平等的。

  当于大宝进球,当冯潇霆洒泪,我们的欢呼和击掌,用人的行为,到了墙的隔绝。

  然而曲终之后,便是人散,散落到各归其位的秩序中,在万余警力的秩序部队监督下。

  足球让我们自由,我们却是拖着从来不自由的身躯,灵魂瞬间20世纪60年代穿透红的砖灰的墙,去谋求那一刹那的绽放。

  多么矛盾。

南通锻造模价格
西宁电饼铛煎烤炉
抚顺哪家美容院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