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谁扒了无冕的衣服数字化代沟下的众声喧

2019-06-08 07:02:25 | 来源: 游戏

乳腺增生怎么来的
月经量异常吃什么药
乳腺增生怎么冶疗

褪去华服的第二只手:数字化

1995年9月底,在北京东城逼仄的净土胡同的粗陋的部里苦干了一个月之后,我欢天喜地地迎来了“十一”的假期。“偷得浮生半日闲”,哪里去转转呢?我在清华大学当老师的一位亲戚邀我去他那里上。“上?”这个“”是什么东西、“上”了以后又能干什么呢?我至今清楚地记得打开位于清华大学工程力学系的那台主机时的情景:我感到醍醐灌顶、灵魂出壳,如果我的生命中曾经有过“天启”般的时分的话,那一刻就应该算是了。

络能够令我在任何时间内与任何地方的人对话,它“消灭了工业化时代的两大特征即火车和钟表”(我在事后的一篇短文中这样断言),还有比这更大的奇迹吗?科幻小说家布鲁斯·斯特林(BruceSterling)的描述如此契合我的心境:“每次打开Internet,我总是陷入发现的狂喜。就好像火山灰覆盖的阴冷之地突然爆裂,从中走出盛大的狂欢节游行队伍。”与互联的次亲密接触,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随着我对互联的认识越来越强烈,我想向中国人介绍络之种种的热情也日益高涨,1996年1月,我一口气写了一篇万字长文《Internet离我们有多远?》,是时,北京电报局拥有1000个左右互联用户,其中个人用户300个。文章在《生活》发表后,我接到一个陌生的,自称是海南出版社,希望我能将这篇文章扩展一下,出一本有关络的专题著作。我说我特别想写这本书——这就是1997年初出版的《络为王》,它是部向中国人全面介绍互联的书。

在我潜心写作《络为王》时,海南出版社正在整批量大规模地引进海外版权书。他们请我帮忙看看什么样的书值得翻译引进。我们一起去版权代理公司看英文样书的时候,我发现了尼葛洛庞帝(NicholasNegroponte)写的BeingDigital,尽管这本书混杂在很多书中,但我一眼就选中了它。

实际上这本书1995年已经在美国畅销,但我当时并不知道,我只是凭借一种直觉选中了它。我的感觉强烈到可以停下自己手中正在写的《络为王》,而一定要先把这本书翻译出来,而且只用三周的时间。拿到尼葛洛庞帝的书,我想起了严复的《天演论》。

《天演论》在当时的英国不是一本特别的书,赫胥黎在英国的思想家当中也并不算举足轻重之辈,但严复把《天演论》介绍到中国时,中国恰好处在救亡图存的关键时刻,“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理念一下子就拨动了中国人的心弦,所以这本书反而成了仁人志士必读的“圣经”。

我几乎是不由自主地对尼氏的书做了一些“技术”处理,把它翻成《数字化生存》,并着意将“计算不再只和计算机有关,它决定我们的生存”这样一句话打在封面上——可能中国从来都比较需要关于生存的讨论,因为我们从来都有大国情结和忧患意识,总是被奋发图强的念头所激动着。某些特殊字眼比如“生存”“较量”和“球籍”总能挑动中国人敏感的神经。事后想来,这也缘于80年代我接受的启蒙教育。

挑动“生存”神经的结果,是《数字化生存》一时洛阳纸贵,成为中国人迈入信息时代之际影响的启蒙读物。我的朋友吴伯凡对此书在中国的流行过程有精到的评论:“海涅(HeinrichHeine)在评价赫尔德(JohannGottfriedHerder)在德国思想史上的地位时说:赫尔德的伟大之处就在于我们今天都不清楚他到底有哪些重要的思想了,因为他的那些一度惊世骇俗的思想已经深入人心到这样一种地步——人们脱口而出地说着这些话,而浑然不知这些话是一个名叫赫尔德的人早说出来的。尼葛洛庞帝的影响也可以作如是观。《数字化生存》在中国出版以来,书中的思想和语汇通过二度和三度传播,早已到了为我们‘日用而不知’的地步。一个今天次阅读这本书的人是无法想象它对于批中国读者的刺激力的。”

我被这种刺激力激动得枕席难安,以至于我很快变成了一个尼葛洛庞帝所说的“数字化乐观主义者”,眼中只有“闪闪发亮的、快乐的比特”。

众声喧哗的时代,铁匠何为十余年来互联的高速发展,开始给我们的社会构成留下明显的印迹。我当然也不复原来那种简单的乐观。雨晨用“天足”与“裹足”的不同来形容一代媒体人的变化,其实,在互联思想界,早有人用另外一组比喻来强调“数字化代沟”的出现:互联造就了所谓“数字化土著”(digitalnatives)和“数字化移民”(digitalimmigrants)的分别。前者根本就是与科技一起诞生的,也一起长大,通过同化过程,早就视科技为他们生活环境的环节之一,与周遭的其他事物融为一体。一个简单的事实是,对许多孩子而言,使用电脑就好像呼吸一样自然。而后者对科技却必须经历截然不同且较为艰难的学习过程。他们好像现实世界中新到一地的人,必须想出各种办法来适应面前的崭新数字化环境。

正是因为新的“代沟”——它分开的不是两群年纪不同的人,而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文化——的出现,我们进入了一个“众声喧哗”的时代。政治精英、经济精英与文化精英都要学会面对络时代的众声喧哗,把架子放下来,所以,媒体人在这个时代的转型的痛苦,实际是整个精英世界崩塌的一部分。

作者胡泳

(资讯责编:孟定勇)

王耀庆《乾隆秘史》开播 演古装挑战“霸道皇上”
中国校花大赛回应三大质疑 “校花驾到”将拍系列
江疏影独自现身捂脸防偷拍 胡歌认爱后发声粉丝泪奔

猜你喜欢